•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新排行

    半城公子

    发布时间:2019-07-26 21:37:12   



    趁着部队放假,我去台北车站那一带的相机街,打算买些相机配件。


    走到馆前路麦当劳前的时候,看到坐在玻璃窗里面的人在跟我挥手,是一个部队的学长,他这个月中就要退伍了,比我还早一个月。


    走进麦当劳他的桌子旁边,学长对面坐着一个漂亮的女生,长的像我以前没爱到的一个女孩,没爱到的原因,是因为那是我同学的女朋友,而她的眼神中,却更多了些妩媚。


    “学长,真巧啊。放假还可以在这里碰到。这是你女朋友啊?”我跟他打着招呼,边询问到。


    “不是啦。是我干妹妹。她跟他男朋友吵架分手了,心情不好,出来找我聊天。”小飞学长边跟我解释,边帮我跟这位干妹妹介绍,“这是我部队的学弟,她是小云。”


    “你好!”我跟她点头微笑致意。


    “嗯。你好。”她也微笑着回答,并且伸出手来要跟我握手的样子。


    我赶紧伸过手,轻轻的握了一下她的手,久违了的柔嫩滑腻感觉,不禁让我心旌一荡。


    小云吐了吐舌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说道:“你不习惯跟人握手,对不对?”


    “呃……对阿!”我有一点小小尴尬。可是还是点了点头。


    “我也没有跟人握手的习惯,我是故意闹你的。”小云又开心的笑了起来。并不像是跟男朋友吵了架,心情不好的样子。


    然而我也很高兴的笑着。毕竟碰到这么美丽活泼开朗大方的女孩,是很让人愉快的。只是这毕竟是别人跟干妹妹的约会,干妹妹嘛!这一层关系背后的意义可是难说的很。所以我就没跟他们多聊,就向他们道别买东西去了。


    其实现在漂亮的女生很多,只是好像都是别人的女朋友,毕竟外表漂亮是会让女生变的抢手的很,手快有,手慢无。


    然而我却并没有想过会再见到小云,即使在后来回到队上时,学长曾告诉我小云对我印象很好,但是因为她是别人的女朋友,再加上我当时虽然不能说是心如止水,但是一段才刚刚无疾而终的爱恋,确是让我对于情爱一事,有一点意兴阑珊。所以我听了也并没有想要有什么作为。


    在学长退伍后的那个周末,我坐车回到家里。部队离我家不远,一趟车一个小时就到了,连转车都不必,这不是幸运,这是老爸用了一点小关系换来我的便利。


    自从老爸去年底就搬去美国跟姊姊住,过含贻弄孙的退休生活以后,家中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老爸说我都快退伍了,一个男孩子自己过生活应该没什么问题,他可是十九岁就已经跟部队到处征战了。所以留下这间房子给我,就到美国看他的女儿跟外孙了。


    电话铃声响起,居然是学长打来的。奇怪的是,他说他又在陪小云在聊天,小云说想找我一起出来,所以打电话给我看我有没有空。


    其实我向来觉得干哥哥干妹妹这种关系,是有点暧昧的,总觉得那是男生把不到或是女生不给把所延伸出来的关系,所以我对学长跟小云之间的关系,一直没有多问。所以我也并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情形。其实也并不想知道。


    我告诉他,我刚回到家,并不想出去。他转告给他旁边的小云,我只听到话筒中传来小云的声音‘那我们去他家找他啊。’就这样没过多久之后,他们到了我家来。


    “你家离我们学校很近耶。”小云一进门,就快乐的大声嚷嚷着。


    我家是在台北市的文教区,周边的大专院校真的很多。


    “喔。你还在念书吗?你念哪里?”


    我被她的快乐感染了,露出笑容的问道。


    “我念XX,我延毕,可是我现在应该算是毕业了。”


    小云依然快乐的回答。


    “她啊,吵死了,一直说要找你。”学长似乎觉得就这样跑来有点冒昧,赶紧解释说道。


    “没关系啊。反正现在我一个人住,放假在家也没事。”我客气的说道。


    “你一个人住吗!?好好喔。”小云环顾四周,露出羡幕的眼神。


    “我老爸去美国看我姊姊和他的宝贝外孙了。所以我现在一个人住。”我向她说明着。



    “好好喔。这样好自由喔。”她再次羡幕的说道。


    “哪一间是你房间?我可以看看吗?”她好奇的东张西望。小心地问说。


    “开着门的那间就是。”我抬了抬头,用下巴指了一下。


    “哇!好大的床喔。”


    小云走到房门口,欢呼了一声,走到床边转过身向后一跳,就整个人横躺在我的床上,双手还不停的挥动,像是想在我床上做一个‘雪天使’般。


    我的床的确是很大,因为我一八二的身高,加上我都会去睡枕头的下缘,所以睡一般尺寸的床会让我的脚伸到床铺外边去,夏天还好,冬天就很惨,只能缩着身体睡,所以从我长到这么高以后,我就睡了一个所能买到最大尺寸的床。只是我难以想像一张大床可以让人高兴成那样吗?


    学长看着我一脸诧异不可置信的样子,就开口笑着说:“你还好吧!?她从小就这样疯疯癫癫的。”


    “还好啦!我只是不知道大床可以让人高兴成这个样子。”我也笑着回答。


    小云欢呼完了,安静下来,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赶紧站了起来,小脸红通通的,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羞,“对不起喔。”边说着边用手拍着,把在我平铺在床上的棉被上,所做出来的‘棉被天使’的痕迹拍平。


    “在家你就不摺棉被啰。”学长看着小云把我的棉被拍平,没话找话说的开口问道。


    “你别告诉我,你退伍在家里还会去摺豆腐干。”我瞪大眼睛反问道。


    “嘿嘿!是没有啦。”


    学长搔搔头,尴尬的笑了笑。我看他八成真的还有摺。


    “摺棉被好像很好玩喔!你摺给我看好不好?”小云站在我旁边,仰着头看着我,一脸期盼的样子。


    小云这个表情这个样子,不管是装可爱还是真可爱,看起来真的很可爱。


    “叫学长摺给你看,他一退伍就有人把他的棉被接收走了。”我微笑着看着她。


    “你的棉被还不是已经有人预定了。”学长抗议的说。


    “对呀!对呀!我要你摺给我看嘛。”小云居然对我撒起娇来了。


    好吧!我不太甘愿的摺起我在家里的棉被,家里的棉被松松软软的,比部队里的软多了,不过也难摺多了,再加上从来没有摺过,就算有摺,也只是在收起来的时候,摺个差不多的大小也就装起来了。但是棉被就是棉被,摺的方法只要弄对,也就能摺个八九不离十的。


    “好了。”我把棱线大致捏一捏,就算交差了。


    “哇!真的好正方喔。”小云又发出了惊叹声。“下次你去我家帮我把棉被也摺成这样。”她又补了一句。


    “你神经病呀。谁闲着没事要把棉被摺成这样。”学长对着小云笑骂道。


    “好啊。我去帮你摺一次,以后你每天早上都要保持原样摺一次。”我挑衅的露着笑脸对她说道。


    “好啊。我……,我不会摺。”小云看着那四四方方的棉被,嘴嘟了起来,不服气的表情写在脸上。


    “不管。你每天早上都要帮我摺棉被。”她蛮横的说道,只是听起来更像撒娇。


    “嗄?”我和学长一起的惊讶出声。


    “哈!哈!哈!哈!”学长接着就狂笑了起来。还一直停不下来。我怕小云下不了台,憋住没笑出声来,但是却禁不住嘴角的上扬。


    “讨厌啦!笑什么啦!”


    小云知道大概自己说话出了语病,脸红红的娇嗔道。


    “好。好。好。我每天去帮你摺棉被,这真是我的荣幸。”我带着笑容帮她解围。


    “哼!这还差不多。”


    她带点感激的看我一眼。又顺手拍了学长一下,“你还笑。”


    当天晚上,因为小云要陪她妈妈去喝喜酒,所以下午四五点他们就离开了。临走小云还不忘对我丢下一句,“我下次再来找你喔!”


    好吧!说实在的,小云这样的女孩,是真的很可爱的。虽然感觉有些骄纵,但是却并不让人感到盛气凌人,反而会让人觉得她很直率而不做作。而这样的特质,更让她有别于一般的女孩,起码在我身边就没遇见过。换一个时空的话,我应该会去追求她,但是现在毕竟我还是顾忌她跟学长的关系,而且我下意识的还想躲着她,大概是觉得可能会很麻烦吧!


    第二天原本打算出门去拍照的,有些摄影团体常常会有模特儿外拍的活动,有些时候找来的模特儿是很优的,就算现在天气凉,模特儿穿的比较多,但是美丽的脸庞看来也是赏心悦目的。所以有时就算人很多,我也是会去凑热闹的。可是一早醒来,就听见淅沥淅沥的雨声,看来今天是不用出门了。在床上赖了一会儿,实在是睡不着了。


    起床漱洗好,帮自己做了一份早餐,吃着早餐看着电视,打算悠闲的在家过完一个假日,到晚上再回部队晚点名就可以了。


    在这样下雨的天气听爵士乐是很合适的。湿湿的空气会让人的思绪变慢,这时的感觉是很适合思念的。


    我思念着我逝去的恋情,她追寻她的理想去了,她大概真的没有爱过我吧。就像她说的,我是一个她失去了会很遗憾的朋友。


    我想是我贪心了吧!我想当的不只是一个朋友,我是多么的渴望拥有她。是不是我没有搞清楚爱情是什么,而错把友情当作是爱情?那如果只是朋友,为什么每次当我想到她,心中所有的血管就像是全部紧紧的纠结在一起,压的我不能呼吸,越想把它整理清楚它确越紊乱,是怎么样的感情会让人纷乱至此?我深深的沉溺在我荡到谷底的情绪里。


    那应该是电话铃声吧。我眼睛开始慢慢的聚焦,现实慢慢的回到眼前。那的确是电话声。我接起电话。


    ‘你在家喔?’一个声音温软而甜腻的女生。


    “你是那位?”我心中疑惑着,简短的反问道。


    ‘我是唐筝云。你吃饭了没?我带披萨给你吃好不好?’对方亲切的问道。


    “谁?你说你是谁?”我更疑惑了,我不认识这个名字啊?


    ‘哎哟!我是小云啦!我只是想温柔一点讲话你就听不出来啰!’对方哇啦哇啦的嚷嚷起来。


    “喔。是你喔。真的听不出来啊。不过现在听出来了。”我被她弄得啼笑皆非。


    ‘我现在在学校这边,我想去找你。你吃饭了没有?我们吃披萨好不好?我带披萨给你吃,你要吃什么口味的?’她一连串的说道。


    “好。都可以。”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那我到了再按电玲。掰掰!’小云没有多说,就挂断了。


    我回过神来,慢慢的放下电话。稍微皱着眉头想了一想现在的状况,小云又要来我家?学长有要来吗?她说的是我不是我们,所以她是自己一个人要来?这下子就有一点奇怪了。


    大概过了四十分钟吧。楼下电铃响了,我从对讲机看到小云的身影,一手撑着伞一手拎满了东西,我赶紧帮她开了楼下的门,又赶紧冲下楼去,不然我家这没有电梯的老公寓,要爬五楼也是够呛的。


    我在二楼半的地方碰到她,她背着一个帆布包包,大概是她的书包吧。一手拿着伞和一个看来很重的塑胶袋,令一手拎着两个绑在一起的大批萨,头发和额头上还在滴着雨珠,她看到我,傻傻的笑了起来。我赶紧接过她手上的东西。


    “还好你下来了,我不行了。”她对我摇着刚刚才空出来的手,上面还有一道红红的勒痕,又甩了一甩头,样子像个小孩一样,真是可爱极了。


    “赶快先上来再说。”看到她这个样子,还真是让我怜意大起。


    “你还买了可乐,难怪这么重。”


    我看了一下塑胶袋,可乐的红标签湿湿的紧贴着塑胶袋,从外面就看的很清楚,雨水正一滴一滴的沿着塑胶袋往下滴着水。


    “店员问我要不要加钱买可乐,我想吃批萨总要有饮料配,就说要。没想到拎起来这么重。还好我没有要玉米汤。”


    她在我身后,气喘嘘嘘的边爬楼梯边说。


    进了家门,我把东西放在餐桌上。赶紧去房间拿了一条干净毛巾给她。


    “赶快把头发擦擦干。”我把毛巾递给她。


    她把外套脱掉交给我,接过毛巾,先把脸上的水擦掉,然后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把夹在头上的发夹拿掉,歪着头轻轻慢慢的擦着头发。


    长长卷卷的头发垂下来,半掩着她的脸。从我这个角度看起来,可以看见她的长睫毛,衬着她微微上翘的眼角看起来更添柔媚,她仿佛感觉到我正在看她,眼睛瞥过来斜眼看着我,嘴角向上扬起一个美丽的弧度,一个真正勾引人的妩媚表情呈现在我的面前。


    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一付那种你要看就让你看个够的样子。


    说真的,之前大概是因为都有别人在,所以我真的都没有仔细的看过她。圆润的脸庞搭配着小巧的下巴。最吸引人的绝对是那双眸子,……………


    她穿着一件淡紫色短短的的开扣半高领薄毛衣,轻轻软软的从她的颈子伏贴到她圆圆的肩头,从脖子到领口的几颗扣子没扣,胸口起伏间可见一片雪白细腻的肌肤,不是那种会让人窒息的惊心动魄,但却是绝对的诱人。穿了一件低腰牛仔裤,与毛衣之间露出像个小直线般的肚脐。


    小云在我注视的目光下,像是觉得羞了,她慢慢低下了头沉默的站立着。


    隔了半响,她忽然像是下定决心般的抬起头来,小心地走近我,一直近到我可以呼吸到她的气息。她抬起头注视着我的脸,然后却又像泄了气的汽球般的又低下头去。


    “对不起。”从她那小小圆润的嘴里,呐呐的说出了三个字。


    “为什么?”我不解的看着她,用着疑惑却温柔的眼神看着她。


    她仍然低着头,用细细小小的声音说:“从第一次看见你,我就觉得你给我的感觉像太阳,让我觉得好明亮好温暖,那天我原本心情很差的,你出现以后我忽然感到莫名的快乐起来。所以那时我就好想偷摸你。”她抬起头来对我羞涩的一笑。


    “所以我故意要跟你握手,想知道摸到你是怎样的感觉。”她又低下头去。


    “你的手很温暖,很柔软,不像阿兵哥而像艺术家。”


    她吸了一口气,继续说到:“后来我就一直很想再见你,可是我不知道要自己要怎样找你,终于忍不住了就吵着干哥,叫他帮我找你。所以昨天知道你在家以后才会说要来的。”她还是低着头轻轻的说着,手里还拿着那条毛巾揉捏着。


    “我知道这样突然跑来很没礼貌,可是我就是忍不住,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好想知道你的一切。所以昨天我到这里来的时候,我觉得好快乐,好兴奋。我觉得我好喜欢你。”她声音忽然变得更小声,小声的像是只说给自己听一般。头也垂的更低了。


    我怔怔的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从小到大,我交过不少女朋友,但是除了国中毕业时,有女生透过纪念册上的电话,说要跟我做朋友,想约我见面之外,像这样活生生站在我身边告白的,这还是第一次。说实在话,这感觉还真是让人满虚荣的,尤其是这么妩媚明艳的女人,像个小女生般怯生生的像你告白时,我真的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抵挡的住。但是其实我自己知道,我现在脑子不太能思考。


    大概是察觉我一直都没说话,她抬起头来看着我,原本娇媚的眼睛,泛着一片泪光,更多加了几许楚楚可怜的神态。一眨眼间,泪珠儿从眼眶中沿着丰润的脸颊滑了下来,在脸颊上留下一道泪痕,也沾湿了睫毛。


    大概是我一直没有说话和我尚未反应过来的表情让她觉得羞愧困窘吧。小云的神态紧绷了起来,“对不起。”她用手上的毛巾把脸上的泪痕胡乱的擦去。像后退了一步。“我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她忽然语带哭音的大声说,“可是人家就是忍不住嘛!”她懊恼的把毛巾往地上一丢,索性放声大哭起来。


    我恢复了思考能力。我走上前就把她抱在怀里,从来我都是见不得女生受委屈的。


    她扭动身体挣扎了一下,但我抱的更紧了。她就不再挣扎了,她在我怀里又哭了一会儿,哭声慢慢的低了下去,但是身体仍然微微抖动啜泣着。


    我用手轻抚着她的背脊,她的身躯慢慢的没有那么僵硬了。双手犹豫着慢慢环绕住我的腰,把头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口。


    被她泪水浸湿的衣服,被她压贴在身上,我觉得凉凉的,她大概也发觉了,把头离开我的胸口,看着我衣服上的泪渍,用手一下一下的抹着我衣服,一边不好意思的说:“把你衣服都弄湿了。”


    “你现在是不是又在偷摸我。”我给她一个阳光笑容,对她调笑着说。


    “讨厌啦!”她娇嗔的说。一边却又把头贴紧我,两手又把我搂住。刚刚没留意的发香,幽幽的钻进了我的鼻子。我深吸了一口这气息,嘴唇就近的在她额头上亲吻着,她慢慢的闭着眼睛把头抬了起来,我就沿着她的脸部曲线,从眼睛到鼻子的一路亲了下去。


    她嘴唇稍稍有嘟了一下的小动作,我毫不迟疑一口吻了上去,她掂起脚尖相就着,主动的吐出了柔软的小舌头进我嘴里探索着,我噙住她的舌尖轻啜着她的甜美,她舌尖调皮的在我嘴里闪躲着。


    我胸腹间隔着衣服依旧可以感受到她双峰的柔软,我下腹部不受控制的灼热起来,小云似乎也感受到我强烈的生理反应,她的舌尖动作停顿了一下,身体却没有避开,反而更紧的搂住我,像是要让自己更深刻的感受我身体被她激起的兴奋。


    我贪婪的紧吮着她不再逃跑的舌尖,手却从她背后毛衣下摆探了进去,触手滑腻的肌肤引得我一直向上抚摩着,一直到碰着了她胸衣,我拉了一下解开了那个勾勾,她咿呜的像是抗议了一声,闪躲了一下,却没有离开,我的手就继续留在她的粉背上摩挲着。


    忽然她原本搂在我腰上的手向后抓住我的手臂,让我享受滑嫩肌肤的双手停顿了下来,嘴唇也脱离了我的吮吻,刹那间让我感到有些失落。


    她却拖着我走向我房间的大床上,坐在床边,小云把她的开扣毛衣像套头毛衣一样的向上脱掉,确忘记了胸罩的背勾已经是被我解开了的,毛衣把胸罩带的向上掀了一下,她赶紧的把半脱掉的毛衣,挡在胸前。却那妩媚的白了我一眼。


    虽然她乳首的两点嫣红只短短的露出了半秒,却已经让我的大脑又停止了思考,这时我的行为已经全部交由本能控制。


    我走上前帮她把手从毛衣袖子里抽出来丢在一边,她的双手又很快的交叉按住她的胸罩上。但我的动作并没有停止,我将她的肩带从后面向前拉下,她按在胸口的双手,让胸罩在臂弯处就停住没有被我拉下来。


    我轻轻握住她白藕一样的手臂,缓缓的向下滑动,并将她的手肘略为抬起,她稍稍的抵抗的一下,就顺从的伸直手臂,浅蓝色的胸罩顺势的向下滑落,两颗玫瑰红的蓓蕾再次向我展现。


    我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带向她的腰后,让丰润的双峰更加向前挺立,我蹲跪下去,将整个脸贴在她乳峰之间,深深的呼吸着女性特有的气息。她原本白皙的皮肤,泛起了一片浅浅的粉红。


    我抬起头看着小云,她却半侧着脸头低低的不敢看我,腮边同样的泛起一片潮红。


    我收回目光回到她胸前嫣红的两个小蓓蕾,它们紧绷而坚挺着。


    我将小云拉向床上躺着,我一手握住一边滑嫩的乳房,缓缓的揉捏着。另一边我用双唇轻轻的夹住那嫣红的小蓓蕾向上轻拉,“啊嗯!”她小小的呻吟了一声,双手扶住了我的头。


    我继续用舌尖逗弄着她,她双肩小小的扭动着,嘴里轻吐舒服的呻吟,我放开了她被我噙住的乳尖,突然暴露在空气中的冰凉感让她颤抖了一下,我用拇指与食指接替了舌尖的工作继续揉捏着她,我的双唇却沿着她柔软的胸部曲线一直向下亲吻着,还不时的用舌尖轻尝一下她雪腻的肌肤,亲到了她的小肚脐时,她小腹怕痒似的向内缩起,我的手滑下来,解开了她牛仔裤的腰扣并拉下了拉链。


    拉链下露出的是,与那早就不知道被我丢到哪边去的胸罩同样蓝色的蕾丝内裤,我将她的牛仔裤从裤腰两端拉下,手指碰到她微凉的臀部,她臀部向上稍稍挺起,让我顺利的褪下裤腰,露出她紧实的大腿,她将腿弯起并将脚踝伸直,我拉住裤脚,轻易地将她的牛仔裤脱掉。


    我继续对那仅剩的小小丁字裤下手,因为现在对我来说,它虽然美丽,却是非常碍眼。但是小云却忽然站起来把我也拉了起来,一转身把我推倒在床上,又吻上了我的唇。


    我把舌头伸进她嘴里探索着,她用牙齿轻轻的啮咬着我的舌尖,又紧紧的吸吮了一下。等放开了我的舌尖,又开始轻咬我的唇瓣。


    倏的她离开了我的嘴唇,很快的拉起了我穿在身上的运动服,我配合的伸起手让她帮我脱掉。然后她沿着我刚才在她身上的路线,施行甜蜜的报复似的,做着我刚刚对她做的同样事情。


    在我以往的亲热经验中,那些青涩可爱的女生都是含蓄保守的,我从来都是处在主动领导的位置,我总是扮演着提供者的角色,我会关心的在意着她们的感觉,我的一切付出以对方的满足当作回馈,而我也从中得到莫大的快乐。


    我喜欢看我心爱的女人绽放出快乐的样子。以往我只能看着他们的表情,想像她们的感觉,但是现在我正在亲身体验那份感觉,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经验。所有的感觉,都回到我自己的身上,而且只专注在我的感官上。


    她纤纤的手指轻轻的探索着我的赤裸的上身,她柔软的唇瓣缓缓的滑经我的胸膛,停留在我左胸上的小突起,她用她的唇,包覆住了它,一方面又用她灵活的舌尖,一下一下的撩拨着;我一方面感受到了那分湿热与逗弄,一方面又被她的鼻息吹的痒痒凉凉的,另一边,她又用左手的指尖,轮流的轻抚过我的右胸,并不时的用指缝,一下一下的又夹又拉的。


    怕痒的我,肌肉紧绷的抵受着这复杂的感受。我想要闪躲,却又不舍那温软的肤触,想要承受,却又难耐那深入心底的搔痒。


    她终于放过了我的胸膛,却伸出舌头顺着我身体中线溜下去,搔痒的感觉,再次的让我绷紧了肌肉,一方面她又用掌心,在我运动裤上那早已被我撑起成一顶帐棚的尖端回绕着。


    在她的舌尖到了肚脐下方快要碰到裤腰时,她一下子掀掉了那顶阻碍她舌尖运行的帐棚,我的分身一下子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她的舌尖绕过了那中间的支柱,却用她的脸颊在那里轻轻摩蹭了一下,同时睫毛也一眨一眨的刷弄着我最敏感的部位,然后一边用舌尖继续往我大腿内侧缓缓滑动,一边用手把我所有的裤子脱下来丢在一旁。


    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我的动物本能驱使着我的动作。


    我弯起腰想坐起来,她却又把我推倒,让我再度倒回在枕头上。小云俯身下来在我唇上浅浅的啄了一下,露出一个甜而妩媚的笑容,从她红红的嘴唇中,轻轻的吐出:“你不要动。”的声音。


    她的发丝就从我的脸旁一路扫过,经过我的胸前到下腹,忽然她的手握住了我原始的冲动,接着我感觉到被满满的湿热包裹住。我忍不住“唔!”的一声舒服的喊了出来。我抬起头看着她,我看到她一边用手撸动着我的坚挺,一边让它在她口中吞吐着,在温湿中我更清楚的感觉到她舌尖的卷绕与挑动。她的动作慢了下来,动手拉掉了自己的丁字裤,小嘴却仍然包覆着我。


    她抬起身把腰直了起来,缓缓的跨坐在我的身上,我们几乎是同时“噢!”的一声喊出来。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她腔体内的绉摺,略紧却又滑顺的一路顶到深处。她身体一软的趴伏在我身上,我一方面感受着她炽热的体内温度,一方面感受着这肌肤紧贴的亲昵。


    我本能的将腰向上挺了一挺,她轻颤了一下,让我感觉她身体紧缩了一下。她撑起她的上身,她胸前两颗嫣红的小蓓蕾也摆荡在我的面前,我伸长了舌头想要品尝她的芬芳,小云看见了我的舌头的动作,就俯身凑近我,让我轻啜着她,我的下身也感觉她细微的肌肉收缩。


    她撑起身子趴伏在我身上开始缓缓前后摆荡着身体,我也开始跟着节奏向上挺送着我的腰,她扭动她的臀部一下一下的迎合着我,她胸前的乳浪也跟着规律的晃动着。


    随着我们的动作越来越剧烈,她坐直了起来,我感觉我的顶端,紧紧的顶触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那里像是有一块小软骨,在我顶到的同时,也碰触到我前端的极敏感的地方。


    我曲起大腿让她的背靠着,她快速的扭动她的臀部,我也感觉我一次次的顶在那个位置,小云忽然“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接着像全身骨头被抽去了一般软瘫在我的身上,我感觉到自己一下一下的被夹紧着,她的脸紧紧的贴着我的胸膛,她快速的喘息着,一呼一吸间的气息在我胸前吹拂着。


    她将两手钻到我的身下,示意我抬起身体。我抱住她的身体坐了起来,她马上用双腿紧紧地环绕住我的腰,不让我离开。接着她抱着我向后躺下去,我和她在身体没有分开的状况下,做了一次体位交换。


    接着我用我熟悉的方式,冲击着她的身体深处,她一边像是无意识的张着嘴嚷叫着,一边甩着头,我一阵兴奋下,全身感觉猛的爆裂开来,刹那间像是周遭景物旋转了起来,我软瘫在小云的身上喘息着,她更是像八爪章鱼紧紧的扒住我的背脊,张着两片樱唇却似叫不出声来。


    随着云雨渐歇,她松开了抱紧我的手脚,平瘫在床上,没有出声。


    我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用手撑起自己,让自己不再压在她身上,却发觉她的眼眶中噙着泪水,看到我起身了,她转身侧躺过去,双眼的泪滴迅速的的滴落。我用手转过她的脸,亲吻她眉心的泪痕,啜起那咸咸的泪珠。


    “怎么了?”我轻声温柔的问道。


    “你一定觉得我是随便的女生,你一定会看不起我的。”


    她语带哭音的说着,又转身背对我,泪珠继续的滑过眉心向床单滚落。


    说实在的,直到这一刻,我都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我感受到她惊人的女性魅力,我充分的享受她带给我的性欢愉,并不是因为我精虫冲脑而无法思考,而是在这之前,我并不认识她,即使是现在,我们有了亲密的性关系,但是我们依旧不能说是熟识。


    我思考了一下。看不起?不会。我不会因为她有娴熟的性技巧而轻视她,更不会因为她带给我极高的性欢愉而轻视她。


    那是不公平的。我会轻视小偷、强盗、骗子、那些损害他人成就自己的人。不,我不会轻视勇于追求自己喜爱的人的女人。


    小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愿意付出什么。当然能不能得的到并不由她决定。但是起码她也是勇敢去追寻的人。我想我会喜欢她的,并不全然是因为性。


    想到这里,我看着小云红红的眼眶以及满是泪痕的脸。心中觉得有点心疼,用手指抹去她脸上的泪痕,依然轻声的问她:“后悔了吗。”


    她盯着我,眼神变的坚定,用力的摇摇头。


    “那你还想把我吗?”我想让她轻松点,轻佻的问着。


    “想!”她大声的回答,转过身把头靠进我的怀里。一手抱住我的腰。我想她应该是放松了些吧。


    我一手撑住头,一手在她的背脊到臀部上下的滑动游移着。


    她缓缓地把头转起来面对我,红着眼眶带着惊疑的表情,问道:“你不会看不起我?”


    “我为什么要看不起你?”我明知故问。


    “因为我们才刚认识,我就跟你爱爱。”她老实的回答。脸上露出了一丝娇羞与不安。


    我低下头去,在她红通通的唇瓣上吻了一下说:“我喜欢跟你爱爱。”我专注的看着她的眼睛:“这是我这辈子最棒的一次爱爱。”


    “真的!你喜欢!?”小云欣喜的声音大声了起来。“那我每天都要跟你爱爱,我要让你每天每天都很快乐。”她快乐而认真的说道。


    我忽然觉得好感动。我从来没有听过别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小云认真的神态,像是她这辈子只为了让我快乐一般。她刚刚曾说过的,我仿佛真的就像是她的太阳一般。我感觉到了自己的骄傲。


    我翻转过身子,将她整个人包覆在我身子底下,寻到了她的嘴唇,深深的吻了下去。下腹部又开始燃烧起来,小云也察觉了,她伸过小手去握住了,可是这时我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


    她用满是笑意的眼睛看着我,暧昧的问说:“Pizza or me?”


    她还故意把尾音拉的长长的。


    巧的是,这时后她的肚子也叫了一声。这下子她尴尬的看着我。


    “哈哈!先吃东西吧。”我又轻吻了一下她的嘴唇,体贴着我们的肚子。


    “好!吃完饭,我给你更棒的!”她妩媚的跟我眨眨眼。


    披萨微波一下也还不错吃,加上冰块的可乐,就稍嫌淡了一点。


    小云吃披萨的样子是很孩子样的,她是用整个手,五个手指加上手掌整个抓起来吃,相较之下,我这个大男生反而是秀气了。


    “我问你。”


    她嘴里还塞着不少披萨,不清不楚的问道,“你是不是很色?”


    我一口可乐差点喷出来,看来知道我不会对她有成见后,她果然是很放松。


    “你为什么会这样问?”我又喝了一口可乐,放下杯子问道。


    “我哪里表现的像很色的样子?”


    “那你为什么跟一个你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女生上床?”她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露出狡猾的笑容,将了我一军。


    “谁说我叫不出来。”我在大脑里搜寻着刚刚电话中她说的那一个名字。


    “唐真云。对不对!?”在脑中搜寻一遍后,我得意的说着。


    她很快地把双手臂举起在胸前比了一个大叉叉。大声的说:“错!”好像她正在参加一个益智节目一样。


    “我叫唐 筝 云,唐朝的唐,古筝的筝,天上飘的云。”她展开笑脸,礼貌而正经跟我介绍她自己。


    又接着用字正腔圆的京片子说:“先生,您该去上正音班了,瞧瞧您,ㄥ跟ㄣ不分了。”说毕她自己花枝乱绽的笑了起来。


    就这样说说笑笑,我们吃完了一个大批萨。


    实在是吃饱了,我盯着另一个披萨,开口问她:“还有一个耶,你能吃多少啊?买这么多。”


    “买大送大你不知道吗?笨!”她娇笑的说道。


    “没关系,晚上继续吃啊。”她站起身来又飘了一个媚眼给我。


    她走去洗手间,关上了门。我脸带微笑的呆坐着。她真的是很容易让人动心的女孩。长的漂亮圆润又妩媚动人。个性就如同我先前的印象,有点骄纵但是并不会让人讨厌,开朗率真的态度也讨人喜欢,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她对我近似崇拜的情愫,以及开放的性态度,让我在男人的心理及生理两个层面,都得到了莫大的满足。这是让我难以抗拒的,让我想沉醉下去。


    小云开门出来,走到我的旁边,膝盖略弯蹲了一下,开口说道:“老爷,您吃饱了吗?夫人不在家,就让奴婢伺候您。”她开始角色扮演了起来。


    我含笑的看着她。她刚刚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没有穿上自己的毛衣,她自己打开我的衣橱拿了一件我的白色休闲衬衫,也没有穿上内衣裤,就直接穿在身上了。


    我看着她三颗扣子没扣的领口,露出了她大半饱满的双峰,衬衫的下摆微分着,边走过来边让她女性的媚惑若隐若现。唉。我心中轻叹着,这丫头真正知道该如何的勾引我。


    我一把拉住她,把她拉坐在我的腿上,一手揉弄着她的乳峰,轻捻着她乳尖的小蓓蕾,另一手逐步的向那湿滑的秘境深处探索着,她察觉了我逐渐变化的兴奋状态,却反而做态的挣扎扭动的站了起来,“老爷、老爷,不要这样,不可以的,夫人回来会打死我的。”


    她一转头,一双媚眼又向我飘了来,我忽然觉得自己醉了。


    趁着部队放假,我去台北车站那一带的相机街,打算买些相机配件。


    走到馆前路麦当劳前的时候,看到坐在玻璃窗里面的人在跟我挥手,是一个部队的学长,他这个月中就要退伍了,比我还早一个月。


    走进麦当劳他的桌子旁边,学长对面坐着一个漂亮的女生,长的像我以前没爱到的一个女孩,没爱到的原因,是因为那是我同学的女朋友,而她的眼神中,却更多了些妩媚。


    “学长,真巧啊。放假还可以在这里碰到。这是你女朋友啊?”我跟他打着招呼,边询问到。


    “不是啦。是我干妹妹。她跟他男朋友吵架分手了,心情不好,出来找我聊天。”小飞学长边跟我解释,边帮我跟这位干妹妹介绍,“这是我部队的学弟,她是小云。”


    “你好!”我跟她点头微笑致意。


    “嗯。你好。”她也微笑着回答,并且伸出手来要跟我握手的样子。


    我赶紧伸过手,轻轻的握了一下她的手,久违了的柔嫩滑腻感觉,不禁让我心旌一荡。


    小云吐了吐舌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说道:“你不习惯跟人握手,对不对?”


    “呃……对阿!”我有一点小小尴尬。可是还是点了点头。


    “我也没有跟人握手的习惯,我是故意闹你的。”小云又开心的笑了起来。并不像是跟男朋友吵了架,心情不好的样子。


    然而我也很高兴的笑着。毕竟碰到这么美丽活泼开朗大方的女孩,是很让人愉快的。只是这毕竟是别人跟干妹妹的约会,干妹妹嘛!这一层关系背后的意义可是难说的很。所以我就没跟他们多聊,就向他们道别买东西去了。


    其实现在漂亮的女生很多,只是好像都是别人的女朋友,毕竟外表漂亮是会让女生变的抢手的很,手快有,手慢无。


    然而我却并没有想过会再见到小云,即使在后来回到队上时,学长曾告诉我小云对我印象很好,但是因为她是别人的女朋友,再加上我当时虽然不能说是心如止水,但是一段才刚刚无疾而终的爱恋,确是让我对于情爱一事,有一点意兴阑珊。所以我听了也并没有想要有什么作为。


    在学长退伍后的那个周末,我坐车回到家里。部队离我家不远,一趟车一个小时就到了,连转车都不必,这不是幸运,这是老爸用了一点小关系换来我的便利。


    自从老爸去年底就搬去美国跟姊姊住,过含贻弄孙的退休生活以后,家中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老爸说我都快退伍了,一个男孩子自己过生活应该没什么问题,他可是十九岁就已经跟部队到处征战了。所以留下这间房子给我,就到美国看他的女儿跟外孙了。


    电话铃声响起,居然是学长打来的。奇怪的是,他说他又在陪小云在聊天,小云说想找我一起出来,所以打电话给我看我有没有空。


    其实我向来觉得干哥哥干妹妹这种关系,是有点暧昧的,总觉得那是男生把不到或是女生不给把所延伸出来的关系,所以我对学长跟小云之间的关系,一直没有多问。所以我也并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情形。其实也并不想知道。


    我告诉他,我刚回到家,并不想出去。他转告给他旁边的小云,我只听到话筒中传来小云的声音‘那我们去他家找他啊。’就这样没过多久之后,他们到了我家来。


    “你家离我们学校很近耶。”小云一进门,就快乐的大声嚷嚷着。


    我家是在台北市的文教区,周边的大专院校真的很多。


    “喔。你还在念书吗?你念哪里?”


    我被她的快乐感染了,露出笑容的问道。


    “我念XX,我延毕,可是我现在应该算是毕业了。”


    小云依然快乐的回答。


    “她啊,吵死了,一直说要找你。”学长似乎觉得就这样跑来有点冒昧,赶紧解释说道。


    “没关系啊。反正现在我一个人住,放假在家也没事。”我客气的说道。


    “你一个人住吗!?好好喔。”小云环顾四周,露出羡幕的眼神。


    “我老爸去美国看我姊姊和他的宝贝外孙了。所以我现在一个人住。”我向她说明着。


    “好好喔。这样好自由喔。”她再次羡幕的说道。


    “哪一间是你房间?我可以看看吗?”她好奇的东张西望。小心地问说。


    “开着门的那间就是。”我抬了抬头,用下巴指了一下。


    “哇!好大的床喔。”


    小云走到房门口,欢呼了一声,走到床边转过身向后一跳,就整个人横躺在我的床上,双手还不停的挥动,像是想在我床上做一个‘雪天使’般。


    我的床的确是很大,因为我一八二的身高,加上我都会去睡枕头的下缘,所以睡一般尺寸的床会让我的脚伸到床铺外边去,夏天还好,冬天就很惨,只能缩着身体睡,所以从我长到这么高以后,我就睡了一个所能买到最大尺寸的床。只是我难以想像一张大床可以让人高兴成那样吗?


    学长看着我一脸诧异不可置信的样子,就开口笑着说:“你还好吧!?她从小就这样疯疯癫癫的。”


    “还好啦!我只是不知道大床可以让人高兴成这个样子。”我也笑着回答。


    小云欢呼完了,安静下来,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赶紧站了起来,小脸红通通的,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羞,“对不起喔。”边说着边用手拍着,把在我平铺在床上的棉被上,所做出来的‘棉被天使’的痕迹拍平。


    “在家你就不摺棉被啰。”学长看着小云把我的棉被拍平,没话找话说的开口问道。


    “你别告诉我,你退伍在家里还会去摺豆腐干。”我瞪大眼睛反问道。


    “嘿嘿!是没有啦。”


    学长搔搔头,尴尬的笑了笑。我看他八成真的还有摺。


    “摺棉被好像很好玩喔!你摺给我看好不好?”小云站在我旁边,仰着头看着我,一脸期盼的样子。


    小云这个表情这个样子,不管是装可爱还是真可爱,看起来真的很可爱。


    “叫学长摺给你看,他一退伍就有人把他的棉被接收走了。”我微笑着看着她。


    “你的棉被还不是已经有人预定了。”学长抗议的说。


    “对呀!对呀!我要你摺给我看嘛。”小云居然对我撒起娇来了。


    好吧!我不太甘愿的摺起我在家里的棉被,家里的棉被松松软软的,比部队里的软多了,不过也难摺多了,再加上从来没有摺过,就算有摺,也只是在收起来的时候,摺个差不多的大小也就装起来了。但是棉被就是棉被,摺的方法只要弄对,也就能摺个八九不离十的。


    “好了。”我把棱线大致捏一捏,就算交差了。


    “哇!真的好正方喔。”小云又发出了惊叹声。“下次你去我家帮我把棉被也摺成这样。”她又补了一句。


    “你神经病呀。谁闲着没事要把棉被摺成这样。”学长对着小云笑骂道。


    “好啊。我去帮你摺一次,以后你每天早上都要保持原样摺一次。”我挑衅的露着笑脸对她说道。


    “好啊。我……,我不会摺。”小云看着那四四方方的棉被,嘴嘟了起来,不服气的表情写在脸上。


    “不管。你每天早上都要帮我摺棉被。”她蛮横的说道,只是听起来更像撒娇。


    “嗄?”我和学长一起的惊讶出声。


    “哈!哈!哈!哈!”学长接着就狂笑了起来。还一直停不下来。我怕小云下不了台,憋住没笑出声来,但是却禁不住嘴角的上扬。


    “讨厌啦!笑什么啦!”


    小云知道大概自己说话出了语病,脸红红的娇嗔道。


    “好。好。好。我每天去帮你摺棉被,这真是我的荣幸。”我带着笑容帮她解围。


    “哼!这还差不多。”


    她带点感激的看我一眼。又顺手拍了学长一下,“你还笑。”


    当天晚上,因为小云要陪她妈妈去喝喜酒,所以下午四五点他们就离开了。临走小云还不忘对我丢下一句,“我下次再来找你喔!”


    好吧!说实在的,小云这样的女孩,是真的很可爱的。虽然感觉有些骄纵,但是却并不让人感到盛气凌人,反而会让人觉得她很直率而不做作。而这样的特质,更让她有别于一般的女孩,起码在我身边就没遇见过。换一个时空的话,我应该会去追求她,但是现在毕竟我还是顾忌她跟学长的关系,而且我下意识的还想躲着她,大概是觉得可能会很麻烦吧!


    第二天原本打算出门去拍照的,有些摄影团体常常会有模特儿外拍的活动,有些时候找来的模特儿是很优的,就算现在天气凉,模特儿穿的比较多,但是美丽的脸庞看来也是赏心悦目的。所以有时就算人很多,我也是会去凑热闹的。可是一早醒来,就听见淅沥淅沥的雨声,看来今天是不用出门了。在床上赖了一会儿,实在是睡不着了。


    起床漱洗好,帮自己做了一份早餐,吃着早餐看着电视,打算悠闲的在家过完一个假日,到晚上再回部队晚点名就可以了。


    在这样下雨的天气听爵士乐是很合适的。湿湿的空气会让人的思绪变慢,这时的感觉是很适合思念的。


    我思念着我逝去的恋情,她追寻她的理想去了,她大概真的没有爱过我吧。就像她说的,我是一个她失去了会很遗憾的朋友。


    我想是我贪心了吧!我想当的不只是一个朋友,我是多么的渴望拥有她。是不是我没有搞清楚爱情是什么,而错把友情当作是爱情?那如果只是朋友,为什么每次当我想到她,心中所有的血管就像是全部紧紧的纠结在一起,压的我不能呼吸,越想把它整理清楚它确越紊乱,是怎么样的感情会让人纷乱至此?我深深的沉溺在我荡到谷底的情绪里。


    那应该是电话铃声吧。我眼睛开始慢慢的聚焦,现实慢慢的回到眼前。那的确是电话声。我接起电话。


    ‘你在家喔?’一个声音温软而甜腻的女生。


    “你是那位?”我心中疑惑着,简短的反问道。


    ‘我是唐筝云。你吃饭了没?我带披萨给你吃好不好?’对方亲切的问道。


    “谁?你说你是谁?”我更疑惑了,我不认识这个名字啊?


    ‘哎哟!我是小云啦!我只是想温柔一点讲话你就听不出来啰!’对方哇啦哇啦的嚷嚷起来。


    “喔。是你喔。真的听不出来啊。不过现在听出来了。”我被她弄得啼笑皆非。


    ‘我现在在学校这边,我想去找你。你吃饭了没有?我们吃披萨好不好?我带披萨给你吃,你要吃什么口味的?’她一连串的说道。


    “好。都可以。”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那我到了再按电玲。掰掰!’小云没有多说,就挂断了。


    我回过神来,慢慢的放下电话。稍微皱着眉头想了一想现在的状况,小云又要来我家?学长有要来吗?她说的是我不是我们,所以她是自己一个人要来?这下子就有一点奇怪了。


    大概过了四十分钟吧。楼下电铃响了,我从对讲机看到小云的身影,一手撑着伞一手拎满了东西,我赶紧帮她开了楼下的门,又赶紧冲下楼去,不然我家这没有电梯的老公寓,要爬五楼也是够呛的。


    我在二楼半的地方碰到她,她背着一个帆布包包,大概是她的书包吧。一手拿着伞和一个看来很重的塑胶袋,令一手拎着两个绑在一起的大批萨,头发和额头上还在滴着雨珠,她看到我,傻傻的笑了起来。我赶紧接过她手上的东西。


    “还好你下来了,我不行了。”她对我摇着刚刚才空出来的手,上面还有一道红红的勒痕,又甩了一甩头,样子像个小孩一样,真是可爱极了。


    “赶快先上来再说。”看到她这个样子,还真是让我怜意大起。


    “你还买了可乐,难怪这么重。”


    我看了一下塑胶袋,可乐的红标签湿湿的紧贴着塑胶袋,从外面就看的很清楚,雨水正一滴一滴的沿着塑胶袋往下滴着水。


    “店员问我要不要加钱买可乐,我想吃批萨总要有饮料配,就说要。没想到拎起来这么重。还好我没有要玉米汤。”


    她在我身后,气喘嘘嘘的边爬楼梯边说。


    进了家门,我把东西放在餐桌上。赶紧去房间拿了一条干净毛巾给她。


    “赶快把头发擦擦干。”我把毛巾递给她。


    她把外套脱掉交给我,接过毛巾,先把脸上的水擦掉,然后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把夹在头上的发夹拿掉,歪着头轻轻慢慢的擦着头发。


    长长卷卷的头发垂下来,半掩着她的脸。从我这个角度看起来,可以看见她的长睫毛,衬着她微微上翘的眼角看起来更添柔媚,她仿佛感觉到我正在看她,眼睛瞥过来斜眼看着我,嘴角向上扬起一个美丽的弧度,一个真正勾引人的妩媚表情呈现在我的面前。


    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一付那种你要看就让你看个够的样子。


    说真的,之前大概是因为都有别人在,所以我真的都没有仔细的看过她。圆润的脸庞搭配着小巧的下巴。最吸引人的绝对是那双眸子,……………


    她穿着一件淡紫色短短的的开扣半高领薄毛衣,轻轻软软的从她的颈子伏贴到她圆圆的肩头,从脖子到领口的几颗扣子没扣,胸口起伏间可见一片雪白细腻的肌肤,不是那种会让人窒息的惊心动魄,但却是绝对的诱人。穿了一件低腰牛仔裤,与毛衣之间露出像个小直线般的肚脐。


    小云在我注视的目光下,像是觉得羞了,她慢慢低下了头沉默的站立着。


    隔了半响,她忽然像是下定决心般的抬起头来,小心地走近我,一直近到我可以呼吸到她的气息。她抬起头注视着我的脸,然后却又像泄了气的汽球般的又低下头去。


    “对不起。”从她那小小圆润的嘴里,呐呐的说出了三个字。


    “为什么?”我不解的看着她,用着疑惑却温柔的眼神看着她。


    她仍然低着头,用细细小小的声音说:“从第一次看见你,我就觉得你给我的感觉像太阳,让我觉得好明亮好温暖,那天我原本心情很差的,你出现以后我忽然感到莫名的快乐起来。所以那时我就好想偷摸你。”她抬起头来对我羞涩的一笑。


    “所以我故意要跟你握手,想知道摸到你是怎样的感觉。”她又低下头去。


    “你的手很温暖,很柔软,不像阿兵哥而像艺术家。”


    她吸了一口气,继续说到:“后来我就一直很想再见你,可是我不知道要自己要怎样找你,终于忍不住了就吵着干哥,叫他帮我找你。所以昨天知道你在家以后才会说要来的。”她还是低着头轻轻的说着,手里还拿着那条毛巾揉捏着。


    “我知道这样突然跑来很没礼貌,可是我就是忍不住,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好想知道你的一切。所以昨天我到这里来的时候,我觉得好快乐,好兴奋。我觉得我好喜欢你。”她声音忽然变得更小声,小声的像是只说给自己听一般。头也垂的更低了。


    我怔怔的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从小到大,我交过不少女朋友,但是除了国中毕业时,有女生透过纪念册上的电话,说要跟我做朋友,想约我见面之外,像这样活生生站在我身边告白的,这还是第一次。说实在话,这感觉还真是让人满虚荣的,尤其是这么妩媚明艳的女人,像个小女生般怯生生的像你告白时,我真的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抵挡的住。但是其实我自己知道,我现在脑子不太能思考。


    大概是察觉我一直都没说话,她抬起头来看着我,原本娇媚的眼睛,泛着一片泪光,更多加了几许楚楚可怜的神态。一眨眼间,泪珠儿从眼眶中沿着丰润的脸颊滑了下来,在脸颊上留下一道泪痕,也沾湿了睫毛。


    大概是我一直没有说话和我尚未反应过来的表情让她觉得羞愧困窘吧。小云的神态紧绷了起来,“对不起。”她用手上的毛巾把脸上的泪痕胡乱的擦去。像后退了一步。“我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她忽然语带哭音的大声说,“可是人家就是忍不住嘛!”她懊恼的把毛巾往地上一丢,索性放声大哭起来。


    我恢复了思考能力。我走上前就把她抱在怀里,从来我都是见不得女生受委屈的。


    她扭动身体挣扎了一下,但我抱的更紧了。她就不再挣扎了,她在我怀里又哭了一会儿,哭声慢慢的低了下去,但是身体仍然微微抖动啜泣着。


    我用手轻抚着她的背脊,她的身躯慢慢的没有那么僵硬了。双手犹豫着慢慢环绕住我的腰,把头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口。


    被她泪水浸湿的衣服,被她压贴在身上,我觉得凉凉的,她大概也发觉了,把头离开我的胸口,看着我衣服上的泪渍,用手一下一下的抹着我衣服,一边不好意思的说:“把你衣服都弄湿了。”


    “你现在是不是又在偷摸我。”我给她一个阳光笑容,对她调笑着说。


    “讨厌啦!”她娇嗔的说。一边却又把头贴紧我,两手又把我搂住。刚刚没留意的发香,幽幽的钻进了我的鼻子。我深吸了一口这气息,嘴唇就近的在她额头上亲吻着,她慢慢的闭着眼睛把头抬了起来,我就沿着她的脸部曲线,从眼睛到鼻子的一路亲了下去。


    她嘴唇稍稍有嘟了一下的小动作,我毫不迟疑一口吻了上去,她掂起脚尖相就着,主动的吐出了柔软的小舌头进我嘴里探索着,我噙住她的舌尖轻啜着她的甜美,她舌尖调皮的在我嘴里闪躲着。


    我胸腹间隔着衣服依旧可以感受到她双峰的柔软,我下腹部不受控制的灼热起来,小云似乎也感受到我强烈的生理反应,她的舌尖动作停顿了一下,身体却没有避开,反而更紧的搂住我,像是要让自己更深刻的感受我身体被她激起的兴奋。


    我贪婪的紧吮着她不再逃跑的舌尖,手却从她背后毛衣下摆探了进去,触手滑腻的肌肤引得我一直向上抚摩着,一直到碰着了她胸衣,我拉了一下解开了那个勾勾,她咿呜的像是抗议了一声,闪躲了一下,却没有离开,我的手就继续留在她的粉背上摩挲着。


    忽然她原本搂在我腰上的手向后抓住我的手臂,让我享受滑嫩肌肤的双手停顿了下来,嘴唇也脱离了我的吮吻,刹那间让我感到有些失落。


    她却拖着我走向我房间的大床上,坐在床边,小云把她的开扣毛衣像套头毛衣一样的向上脱掉,确忘记了胸罩的背勾已经是被我解开了的,毛衣把胸罩带的向上掀了一下,她赶紧的把半脱掉的毛衣,挡在胸前。却那妩媚的白了我一眼。


    虽然她乳首的两点嫣红只短短的露出了半秒,却已经让我的大脑又停止了思考,这时我的行为已经全部交由本能控制。


    我走上前帮她把手从毛衣袖子里抽出来丢在一边,她的双手又很快的交叉按住她的胸罩上。但我的动作并没有停止,我将她的肩带从后面向前拉下,她按在胸口的双手,让胸罩在臂弯处就停住没有被我拉下来。


    我轻轻握住她白藕一样的手臂,缓缓的向下滑动,并将她的手肘略为抬起,她稍稍的抵抗的一下,就顺从的伸直手臂,浅蓝色的胸罩顺势的向下滑落,两颗玫瑰红的蓓蕾再次向我展现。


    我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带向她的腰后,让丰润的双峰更加向前挺立,我蹲跪下去,将整个脸贴在她乳峰之间,深深的呼吸着女性特有的气息。她原本白皙的皮肤,泛起了一片浅浅的粉红。


    我抬起头看着小云,她却半侧着脸头低低的不敢看我,腮边同样的泛起一片潮红。


    我收回目光回到她胸前嫣红的两个小蓓蕾,它们紧绷而坚挺着。


    我将小云拉向床上躺着,我一手握住一边滑嫩的乳房,缓缓的揉捏着。另一边我用双唇轻轻的夹住那嫣红的小蓓蕾向上轻拉,“啊嗯!”她小小的呻吟了一声,双手扶住了我的头。


    我继续用舌尖逗弄着她,她双肩小小的扭动着,嘴里轻吐舒服的呻吟,我放开了她被我噙住的乳尖,突然暴露在空气中的冰凉感让她颤抖了一下,我用拇指与食指接替了舌尖的工作继续揉捏着她,我的双唇却沿着她柔软的胸部曲线一直向下亲吻着,还不时的用舌尖轻尝一下她雪腻的肌肤,亲到了她的小肚脐时,她小腹怕痒似的向内缩起,我的手滑下来,解开了她牛仔裤的腰扣并拉下了拉链。


    拉链下露出的是,与那早就不知道被我丢到哪边去的胸罩同样蓝色的蕾丝内裤,我将她的牛仔裤从裤腰两端拉下,手指碰到她微凉的臀部,她臀部向上稍稍挺起,让我顺利的褪下裤腰,露出她紧实的大腿,她将腿弯起并将脚踝伸直,我拉住裤脚,轻易地将她的牛仔裤脱掉。


    我继续对那仅剩的小小丁字裤下手,因为现在对我来说,它虽然美丽,却是非常碍眼。但是小云却忽然站起来把我也拉了起来,一转身把我推倒在床上,又吻上了我的唇。


    我把舌头伸进她嘴里探索着,她用牙齿轻轻的啮咬着我的舌尖,又紧紧的吸吮了一下。等放开了我的舌尖,又开始轻咬我的唇瓣。


    倏的她离开了我的嘴唇,很快的拉起了我穿在身上的运动服,我配合的伸起手让她帮我脱掉。然后她沿着我刚才在她身上的路线,施行甜蜜的报复似的,做着我刚刚对她做的同样事情。


    在我以往的亲热经验中,那些青涩可爱的女生都是含蓄保守的,我从来都是处在主动领导的位置,我总是扮演着提供者的角色,我会关心的在意着她们的感觉,我的一切付出以对方的满足当作回馈,而我也从中得到莫大的快乐。


    我喜欢看我心爱的女人绽放出快乐的样子。以往我只能看着他们的表情,想像她们的感觉,但是现在我正在亲身体验那份感觉,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经验。所有的感觉,都回到我自己的身上,而且只专注在我的感官上。


    她纤纤的手指轻轻的探索着我的赤裸的上身,她柔软的唇瓣缓缓的滑经我的胸膛,停留在我左胸上的小突起,她用她的唇,包覆住了它,一方面又用她灵活的舌尖,一下一下的撩拨着;我一方面感受到了那分湿热与逗弄,一方面又被她的鼻息吹的痒痒凉凉的,另一边,她又用左手的指尖,轮流的轻抚过我的右胸,并不时的用指缝,一下一下的又夹又拉的。


    怕痒的我,肌肉紧绷的抵受着这复杂的感受。我想要闪躲,却又不舍那温软的肤触,想要承受,却又难耐那深入心底的搔痒。


    她终于放过了我的胸膛,却伸出舌头顺着我身体中线溜下去,搔痒的感觉,再次的让我绷紧了肌肉,一方面她又用掌心,在我运动裤上那早已被我撑起成一顶帐棚的尖端回绕着。


    在她的舌尖到了肚脐下方快要碰到裤腰时,她一下子掀掉了那顶阻碍她舌尖运行的帐棚,我的分身一下子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她的舌尖绕过了那中间的支柱,却用她的脸颊在那里轻轻摩蹭了一下,同时睫毛也一眨一眨的刷弄着我最敏感的部位,然后一边用舌尖继续往我大腿内侧缓缓滑动,一边用手把我所有的裤子脱下来丢在一旁。


    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我的动物本能驱使着我的动作。


    我弯起腰想坐起来,她却又把我推倒,让我再度倒回在枕头上。小云俯身下来在我唇上浅浅的啄了一下,露出一个甜而妩媚的笑容,从她红红的嘴唇中,轻轻的吐出:“你不要动。”的声音。


    她的发丝就从我的脸旁一路扫过,经过我的胸前到下腹,忽然她的手握住了我原始的冲动,接着我感觉到被满满的湿热包裹住。我忍不住“唔!”的一声舒服的喊了出来。我抬起头看着她,我看到她一边用手撸动着我的坚挺,一边让它在她口中吞吐着,在温湿中我更清楚的感觉到她舌尖的卷绕与挑动。她的动作慢了下来,动手拉掉了自己的丁字裤,小嘴却仍然包覆着我。


    她抬起身把腰直了起来,缓缓的跨坐在我的身上,我们几乎是同时“噢!”的一声喊出来。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她腔体内的绉摺,略紧却又滑顺的一路顶到深处。她身体一软的趴伏在我身上,我一方面感受着她炽热的体内温度,一方面感受着这肌肤紧贴的亲昵。


    我本能的将腰向上挺了一挺,她轻颤了一下,让我感觉她身体紧缩了一下。她撑起她的上身,她胸前两颗嫣红的小蓓蕾也摆荡在我的面前,我伸长了舌头想要品尝她的芬芳,小云看见了我的舌头的动作,就俯身凑近我,让我轻啜着她,我的下身也感觉她细微的肌肉收缩。


    她撑起身子趴伏在我身上开始缓缓前后摆荡着身体,我也开始跟着节奏向上挺送着我的腰,她扭动她的臀部一下一下的迎合着我,她胸前的乳浪也跟着规律的晃动着。


    随着我们的动作越来越剧烈,她坐直了起来,我感觉我的顶端,紧紧的顶触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那里像是有一块小软骨,在我顶到的同时,也碰触到我前端的极敏感的地方。


    我曲起大腿让她的背靠着,她快速的扭动她的臀部,我也感觉我一次次的顶在那个位置,小云忽然“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接着像全身骨头被抽去了一般软瘫在我的身上,我感觉到自己一下一下的被夹紧着,她的脸紧紧的贴着我的胸膛,她快速的喘息着,一呼一吸间的气息在我胸前吹拂着。


    她将两手钻到我的身下,示意我抬起身体。我抱住她的身体坐了起来,她马上用双腿紧紧地环绕住我的腰,不让我离开。接着她抱着我向后躺下去,我和她在身体没有分开的状况下,做了一次体位交换。


    接着我用我熟悉的方式,冲击着她的身体深处,她一边像是无意识的张着嘴嚷叫着,一边甩着头,我一阵兴奋下,全身感觉猛的爆裂开来,刹那间像是周遭景物旋转了起来,我软瘫在小云的身上喘息着,她更是像八爪章鱼紧紧的扒住我的背脊,张着两片樱唇却似叫不出声来。


    随着云雨渐歇,她松开了抱紧我的手脚,平瘫在床上,没有出声。


    我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用手撑起自己,让自己不再压在她身上,却发觉她的眼眶中噙着泪水,看到我起身了,她转身侧躺过去,双眼的泪滴迅速的的滴落。我用手转过她的脸,亲吻她眉心的泪痕,啜起那咸咸的泪珠。


    “怎么了?”我轻声温柔的问道。


    “你一定觉得我是随便的女生,你一定会看不起我的。”


    她语带哭音的说着,又转身背对我,泪珠继续的滑过眉心向床单滚落。


    说实在的,直到这一刻,我都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我感受到她惊人的女性魅力,我充分的享受她带给我的性欢愉,并不是因为我精虫冲脑而无法思考,而是在这之前,我并不认识她,即使是现在,我们有了亲密的性关系,但是我们依旧不能说是熟识。


    我思考了一下。看不起?不会。我不会因为她有娴熟的性技巧而轻视她,更不会因为她带给我极高的性欢愉而轻视她。


    那是不公平的。我会轻视小偷、强盗、骗子、那些损害他人成就自己的人。不,我不会轻视勇于追求自己喜爱的人的女人。


    小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愿意付出什么。当然能不能得的到并不由她决定。但是起码她也是勇敢去追寻的人。我想我会喜欢她的,并不全然是因为性。


    想到这里,我看着小云红红的眼眶以及满是泪痕的脸。心中觉得有点心疼,用手指抹去她脸上的泪痕,依然轻声的问她:“后悔了吗。”


    她盯着我,眼神变的坚定,用力的摇摇头。


    “那你还想把我吗?”我想让她轻松点,轻佻的问着。


    “想!”她大声的回答,转过身把头靠进我的怀里。一手抱住我的腰。我想她应该是放松了些吧。


    我一手撑住头,一手在她的背脊到臀部上下的滑动游移着。


    她缓缓地把头转起来面对我,红着眼眶带着惊疑的表情,问道:“你不会看不起我?”


    “我为什么要看不起你?”我明知故问。


    “因为我们才刚认识,我就跟你爱爱。”她老实的回答。脸上露出了一丝娇羞与不安。


    我低下头去,在她红通通的唇瓣上吻了一下说:“我喜欢跟你爱爱。”我专注的看着她的眼睛:“这是我这辈子最棒的一次爱爱。”


    “真的!你喜欢!?”小云欣喜的声音大声了起来。“那我每天都要跟你爱爱,我要让你每天每天都很快乐。”她快乐而认真的说道。


    我忽然觉得好感动。我从来没有听过别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小云认真的神态,像是她这辈子只为了让我快乐一般。她刚刚曾说过的,我仿佛真的就像是她的太阳一般。我感觉到了自己的骄傲。


    我翻转过身子,将她整个人包覆在我身子底下,寻到了她的嘴唇,深深的吻了下去。下腹部又开始燃烧起来,小云也察觉了,她伸过小手去握住了,可是这时我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


    她用满是笑意的眼睛看着我,暧昧的问说:“Pizza or me?”


    她还故意把尾音拉的长长的。


    巧的是,这时后她的肚子也叫了一声。这下子她尴尬的看着我。


    “哈哈!先吃东西吧。”我又轻吻了一下她的嘴唇,体贴着我们的肚子。


    “好!吃完饭,我给你更棒的!”她妩媚的跟我眨眨眼。


    披萨微波一下也还不错吃,加上冰块的可乐,就稍嫌淡了一点。


    小云吃披萨的样子是很孩子样的,她是用整个手,五个手指加上手掌整个抓起来吃,相较之下,我这个大男生反而是秀气了。


    “我问你。”


    她嘴里还塞着不少披萨,不清不楚的问道,“你是不是很色?”


    我一口可乐差点喷出来,看来知道我不会对她有成见后,她果然是很放松。


    “你为什么会这样问?”我又喝了一口可乐,放下杯子问道。


    “我哪里表现的像很色的样子?”


    “那你为什么跟一个你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女生上床?”她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露出狡猾的笑容,将了我一军。


    “谁说我叫不出来。”我在大脑里搜寻着刚刚电话中她说的那一个名字。


    “唐真云。对不对!?”在脑中搜寻一遍后,我得意的说着。


    她很快地把双手臂举起在胸前比了一个大叉叉。大声的说:“错!”好像她正在参加一个益智节目一样。


    “我叫唐 筝 云,唐朝的唐,古筝的筝,天上飘的云。”她展开笑脸,礼貌而正经跟我介绍她自己。


    又接着用字正腔圆的京片子说:“先生,您该去上正音班了,瞧瞧您,ㄥ跟ㄣ不分了。”说毕她自己花枝乱绽的笑了起来。


    就这样说说笑笑,我们吃完了一个大批萨。


    实在是吃饱了,我盯着另一个披萨,开口问她:“还有一个耶,你能吃多少啊?买这么多。”


    “买大送大你不知道吗?笨!”她娇笑的说道。


    “没关系,晚上继续吃啊。”她站起身来又飘了一个媚眼给我。


    她走去洗手间,关上了门。我脸带微笑的呆坐着。她真的是很容易让人动心的女孩。长的漂亮圆润又妩媚动人。个性就如同我先前的印象,有点骄纵但是并不会让人讨厌,开朗率真的态度也讨人喜欢,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她对我近似崇拜的情愫,以及开放的性态度,让我在男人的心理及生理两个层面,都得到了莫大的满足。这是让我难以抗拒的,让我想沉醉下去。


    小云开门出来,走到我的旁边,膝盖略弯蹲了一下,开口说道:“老爷,您吃饱了吗?夫人不在家,就让奴婢伺候您。”她开始角色扮演了起来。


    我含笑的看着她。她刚刚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没有穿上自己的毛衣,她自己打开我的衣橱拿了一件我的白色休闲衬衫,也没有穿上内衣裤,就直接穿在身上了。


    我看着她三颗扣子没扣的领口,露出了她大半饱满的双峰,衬衫的下摆微分着,边走过来边让她女性的媚惑若隐若现。唉。我心中轻叹着,这丫头真正知道该如何的勾引我。


    我一把拉住她,把她拉坐在我的腿上,一手揉弄着她的乳峰,轻捻着她乳尖的小蓓蕾,另一手逐步的向那湿滑的秘境深处探索着,她察觉了我逐渐变化的兴奋状态,却反而做态的挣扎扭动的站了起来,“老爷、老爷,不要这样,不可以的,夫人回来会打死我的。”


    她一转头,一双媚眼又向我飘了来,我忽然觉得自己醉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